深如井冰

日常记录
2018.12.02北京专场大保镖(国图场)①
UP主:紫若小姐姐
感谢小仙女分享

p1我知道没亲上,但是不影响我尖叫😂
堂主垫话说成了论捧逗,开始贬低捧哏,周老师成功把垫错话的堂主拽了回来,并且让大家忽略了前面的错误
堂主惊讶脸八成是刚意识到自己说错了

p23一个整理袖子一个整理领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刚才干嘛了
我看了他俩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周老师这么手足无措的,堂主一害羞就扇扇子这点倒是一直没变
都没亲到也不知道他俩害羞个什么劲

p4……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周老师还舔嘴唇,放心你孟哥台上还能把你怎么样啊

p5摸胸揉肚子抓手一气呵成,周老师难得的结巴了
后面俩人一直在傻笑,九良露出酒窝的傻笑和堂主哈哈哈哈的傻笑
气氛非常微妙
堂主开始语无伦次,九良还得捧着来

堂主:无论哪一行哪一业都需要一个好身体
九良:这话放在这太对了(孟哥终于说对垫话了不用再抠桌子想怎么找补了)

p678堂主真听话,让干嘛干嘛,整个德云社怕是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听话又能干的逗哏了
说拿反了就调了几回个儿,说剪刀石头布就出拳,让回头看就回头看
七队队员健身都是为了让队长听话的(x)

堂主:我可会武术!我还是流氓!
哎呦呦怕了怕了🌝

p9周老师今天醉奶:唉呀真变屁股了~
p10堂堂这一jio真的太娇俏了🙈

日常记录
北京专场返场(人大场)2018.12.01
UP主:紫若小姐姐
感谢小仙女分享

几天不见堂主身上的肉都跑到周老师的肚子上了
周老师困了,堂主全程哄着来的

p1自打堂主拿到蛇精之后周老师的眼神就没离开过。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跟着激光笔走的猫
周宝宝你清醒一点看看你旁边那个小圆脸吧那才是你该盯的人啊😂

p2周宝宝吓了他孟哥之后心满意足的顺手拿起了玩具:别闹了行不行,该睡觉了
今天的周老师也急着下班呢

p3堂主在封箱边缘白鹤亮翅:说天亲——
周老师一把拉回来,再使点劲就亲上了
可以参见后来的大保镖∠( ᐛ 」∠)_
拉回来以后还一个劲儿往后台看,这是担心被后面老先生听见吗?

堂主:《探晴雯》特别媚气,特别嗲
观众:你也嗲
堂主:谁嗲
观众:孟!甜!甜!
又被粉丝调戏了
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

p4周老师现场表演表情包:我自闭了
孟老师现场表演哄孩子:你是不是困了~(小声)唱完这个就下班啦!

p5周老师让堂主唱先张嘴,孟老师感激得直作揖
周老师听说下班肉眼可见的开心起来了

之后周老师开嗓
不是…周老师您还能起的再低一点吗🌝
而且他第二段唱又降调了
这里一定要看视频,周老师是用眉毛来唱戏的

唱戏的时候粉丝一直喊低点低点
绕口令堂主一挥手他们放下礼物就跑回去了
堂良的粉丝真的很懂事。

堂主解释为什么周老师没带三弦,他俩都没回家
粉丝说明天呢
堂主:今晚也不回家,就住这了
男粉:一起!一起!
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吉他带子乱了,堂主强迫症犯了非要把带子弄好,弄不好就尖叫,叫完自己还傻笑
真可爱
九良:这算出怪音吗
堂主(温柔哄孩子):算

p6堂主(终于)唱对之后周老师压抑不住上翘的嘴角

p7看这眼神周老师跃跃欲试想帮他孟哥翻手机(虽然堂主没给他机会)
唱歌的时候也一直一直盯着堂主看
挑眉帅

堂主唱《舞女》自己给自己和声要笑死我😂
然后就发现高音唱不上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心疼又好笑

p8堂主垮掉之后周老师拽着领子吐舌头挑眉
先卖萌再撩人

行吧,周宝宝你成功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
起码我是死的很安详(¦3[▓▓]

清唱《女儿情》爆炸好听!
周老师灵魂控诉:我想问你拿吉他干嘛?

堂主说自己小时候打架子鼓
九良:鼓打得少,打架来着

说乐队给人家应活儿去,比如说
九良:白事啊
堂主:你家白事用架子鼓啊!
堂主是不了解现在行情。
坐标东北,前一阵家楼下办白事请的乐队,带全套伴奏,唱了一帘幽梦月亮代表我的心甜蜜蜜,还有送情郎。对,就是周老师唱的那个版本,完整的。
这辈子第一次完整的送情郎居然是在灵棚边上听到的🌝

周老师说困,弹幕说孕妇容易困的是魔鬼吗

p9打拍子的招财猫,前面还用俩扇子当坠子板儿用

p10俩人真困迷糊了,堂主唱周老师像朵花儿,是不是花里最美的,后面都没往回圆
行吧最美的花儿乐得都要开了
这身大褂雍容华贵的颜色像不像一坨(x)圆润的牡丹🌝

傻逼不会被屏蔽,乐乎也是很宽容了🌝

(所以为什么粽子诗会被屏蔽啊!!!)

(还有几那个啥)

(刚才又被屏蔽了呸)

大勋看见小白动作就笑了
唱着“我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了你”
然后弯腰去握小白
魏白山花is real😭😭😭

不管什么品种养成球就对了🌝

不说生日快乐,和你在一起每天都是纪念日
每个纪念日都爱你

掐指一算可以更新了

天上一jio地上一jio的沙雕流水账日常

带一丢丢饼四和九辫玩,不打tag

有互攻!x3

本来想分着发但是那样就凑不到25个。

有倾向性的在序号都有预警

注意避雷

ooc都是我的错,不上升真人

言语无法表达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①①

街上没有和小舟同龄的孩子,虽然她很喜欢和老秦哥哥还有花店的小黑哥哥玩,但是人家总归是要工作的,尤其小黑哥哥最近还在忙着照顾病人。

孟老板怕小舟太孤单决定养只小狗陪她。

之后冲到宠物店连挑带选加上一应必需品半个小时全部搞定什么的,真的不是因为他自己早就想养。

真的。

甚至连名字都在这半个小时之内想好了,就叫大壮。

理由是老话说的好“贱名好养活”。

“孟哥,哪的老话这么说?”

“我老家我姥姥说的话那都叫老话!”

歪嘴大脑袋的花店老板壮壮反对无效。

①②

从前周老师没来的时候家里的食物链是孟老板,小舟。后来周老师来了,变成了小舟,周老师,孟老板。

现在则是大壮,小舟,周老师,家里的家具锅碗瓢盆一切器具,孟老板。

比如窗台上花盆又碎了一个,凶手不详。

“孟先生又是你打碎的吗?”

“这回真的不是我!是大壮!”

今天的孟老板也完美的扮演着食物链底端的角色。

(不是空巢胜似空巢的)孟老板嘎吱一声哭了出来。

①③

孟老板特别喜欢周老师的头发。有事没事就上手揉一把。

“比大壮的手感好多了。再硬点能刷碗了。”

“早知道您养泰迪多好!”

“泰迪?我有一只就够够的了。”

①④(良堂)

周老师特别喜欢孟老板的耳朵。圆润小巧,还总是背叛主人意志,把主人那点小心思全暴露无遗。

周老师还喜欢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从背后抱住孟老板,含住他的耳朵像吃软糖一样又吮又咬。

谁让他说我是泰迪的。

然后孟老板就捂着耳朵弹开不敢看他了。

脸红到小舟看到都会颠儿颠儿地给拿来退热贴。

比起左边的周老师更喜欢右边的,因为左边的,扎嘴(x)

后来周老师解决了这个问题,他送给孟老板一副耳环,针尖藏起来那种。

周老师表示带着耳环的耳朵更敏感,舌尖钩着再轻轻舔一下他家先生腰就软了。

别有一番滋味。

①⑤(堂良)

孟老板(自称)有皮肤饥渴症。

具体体现在周老师展示厨艺的时候,孟老板整个人几乎都贴在周老师后背上。

前提是周老师耳根子软在孟老板的劝说下没穿上衣。

吸油烟机坏了得把门关上不然屋里蹿烟了关门多热啊你看你都流汗了快把上衣脱了吧诸如此类。

鬼话。

也不怪孟老板,周老师穿成这样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都看馋了。热的也是他,他都要热到神志不清了,顺嘴说出什么都有可能。

周老师健身成果很明显,后背肌肉线条流畅优美又不过分夸张。围裙细细的带子搭在他精干柔韧的腰上,一半腰身隐藏在瘦了之后变得有点松垮的牛仔裤里。

孟老板觉得有点口渴。

周老师:如果您能老老实实只是贴着别乱蹭会更有说服力一点。或者,您还想吃点别 的 吗?

孟老板就知道他的周周耳根子软,各种意义上。

这次孟老师是心甘情愿去打扫厨房的。

①⑥

周老师还是不适应北方气候,春秋一到嘴唇就开始干裂。

他自己倒不是很在意。

孟老板把铺子扔给老秦看着,拉着小辫儿出门逛街去了。回来除了拎了一大堆鸡鸭鱼肉蛋糖奶水果饮料小食品以外,还有去火的药材食材,连同一个小小的礼品袋。

“周老师我看你嘴都裂了,给你润唇膏,能吃,甜的!”

“您怎么知道?”

“嘿嘿我偷偷涂了啊!”

“那我也尝尝。”

“唔……”

嗯,确实甜。

(知名不具张老板表示孟鹤堂我再和你出去逛街我是那个!我不想知道你家周老师多好!也不想逛个街跑偏到菜市场!)

①⑦

关于吃醋①

孟鹤堂和张云雷好整条街都知道,成天小辫儿小哥哥小妖精叫得亲热。

有次孟鹤堂问周九良怎么不吃醋?

周老师淡淡地看他一眼:第一,辫儿哥是我师哥,我相信他;第二,辫儿哥那脾气,谁不长眼去招惹他?

孟鹤堂上手揉他卷毛:说谁不长眼呢?

周老师不甘示弱伸手掐脸:还能有谁?九郎啊!整条街他第二谁敢第一!那眼睛!嚯就跟用刀划开的似的!

孟老板:你怎么那么贫呢?

周老师:我用你夸我了?

孟老板:你少和老秦他们玩!好好的孩子都给我带歪了!

吃瓜小盆友孟行舟决定不理这两个幼稚的大人,去找秦哥哥和九泰哥哥玩。

老秦:人在家中坐,飞来一口锅。

①⑧

关于健身

能躺着绝不站着的孟老板是一万个不愿意健身的,无论是自己还是周老师。

周老师是无所谓,反正他也挺喜欢捏孟老板肚子,又白又软手感极佳。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自打周老师和烧教练混在一起之后热衷于练肌肉。

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之前两人你一三五我二四六周日猜拳,偶尔意见不合可以武力镇压,孟老板还经常以微弱的优势险胜周老师。

现在倒好,已经由孟老板武力镇压失败后累成狗让周老师为所欲为,发展到周老师单方面吊打孟老板了。

好吧其实周老师不是很忍心每天吊打他孟哥,心疼他孟哥老腰。

孟老板表示:日子没法过了(虽然有点爽但是拒不承认,要脸)

①⑨

关于吃醋②

孟老板不知道的是,其实比起张云雷,周老师更不放心他和曹鹤阳。

听烧教练说他们都算老乡,孟老板在刚到德云的时候寄住在曹家,两人算是半个竹马,睡过一张床的交情。

这种危机感在有天烧教练给周老师看了一个视频之后达到了顶峰。

那是周老师来到德云之前,街上年轻人的某次聚会。视频很短,里面大部分是熟面孔,曹鹤阳,开花店的阎老板和他家的小黑伙计,角落里的小张老板和不知道是不是睡着的杨老板腻腻咕咕。

但是周老师看到的只有裸着上身随音乐扭动身体的孟鹤堂。

对着曹鹤阳。

孟老板红着脸张牙舞爪的抢过了手机按删除。

我们聚会时都喝多了!我就只是跳了个舞!

嗯,您喜欢跳舞。

九良你看着我听我说!他们起哄让我跳舞热场子!

嗯,跳的是不错,四哥眼睛都直了。

他那是喝多了眼直!再说他哪是看我他看烧饼呢!他俩当时还没挑明!烧饼那也就是拍四哥顺带拍我!

嗯,大家看的都挺开心的。

九良你可千万别生气啊!

先生,您别忘了今天是周三。

求生欲很强的孟老板当即拖着周老师的手晃来晃去地撒了个娇。

然后吃完晚饭洗白白之后强行要给小舟讲故事哄她睡觉。

舟舟:哄爸爸睡觉太累了,我承受着我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⑩⑩(良堂)

孟老板天真的以为躲到小舟的房间就能逃过一劫。

后来周老师身体力行地证明了吃醋男人的行动力。

过程十分羞耻,幸亏小舟白天玩累了睡得熟。

第二天孟老板的鞋店下午才开门,并且规规矩矩的把衬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

孟哥的纹身真好看,嘿嘿。

②①

是不是没说过周老师怎么突然就搬到孟老板家的?

是这么回事。

那阵好像台风刮的很频繁,虽然B市作为内陆城市受台风影响不是很大,也连续下了一个多礼拜的雨。

周老师住的房间屋顶不知怎么开始渗水。倒不是很严重,但是天气热又潮湿,孟老板给他送饭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他看到墙角的蘑菇了。

于是孟鹤堂带着女儿上楼强抢……不是把周老师打包回家了。

周老师:先生我开始怀疑了,我屋顶是您偷着捅漏的吧?

②②

俩人也吵过架。

过日子的两口子总有舌头碰到牙的时候,更何况两个小伙子,火气都旺着呢。

导火索是什么没人记得,也没人在意。反正吵完之后是孟老板拎起衣服就出门了,把一大一小扔在家里。

出门之后发现拎的还是周老师的衣服。

为什么是孟老板从自己家跑出去?

得啦,周老师家不在本地,要是自己一个人出门没地方去或者走丢了怎么办?周老师这么可爱被人盯上了怎么办?这么傻乎乎被人拐回去怎么办?当初自己拐……不是,追的时候多容易。

单方面跟社会东借酒消愁第二天天一亮孟老板就被谢爷扔出门,拍拍屁股回家还没忘了给家里的两个带了早餐。

两个都是不会做饭的宝宝,可不能饿坏了。

②③

关于熨衣服

孟老板有一阵儿特别喜欢一件蓝色的衬衫,每天洗了穿穿了洗,大概两个礼拜。

后来张云雷下午过来玩,仔细看了看。

“小哥哥,你这衣服胸口是怎么了?”

“哦,九良给我熨的衣服,糊了一点。”

“可惜了我还挺喜欢这件儿的,但是九良一撒娇就没法怪他了。”

“而且难得熨一回,可不得多穿穿。”

“诶九良也有一件一样的哪天哄他一起穿。”

张云雷:我就多余问。

某杨姓围观群众表示我瞎,我看不见你那一脸“我家夫人可贤惠”的臭得瑟。

我可去你的吧!不以撕逼为目吐槽的都是大猪蹄子!

②④(堂良)

某次孟老板单独出门办事。

回来发现周老师以奇怪的姿势坐在沙发上,正拿着纸清理衣裤上的不明白色液体。

大壮在一边傻乎乎的伸着舌头,注意到孟老板进来,扭头给了他一个周老师般的微笑。

卧槽周宝宝你在做什么!这大白天的你门都不锁就要做什么吗!昨天我还没满足你吗你要自己动手!再说你做什么的时候能不能避开点大壮它还是个孩子!

周老师听到孟老板进门之后就没动静了,抬头一看孟老板一脸纠结地杵在门口盯着他。

“孟哥你回来啦!你今天穿的真好看!”

看着和大壮一模一样笑容的周老师,孟老板紧走几步搂住了他。

“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看来我昨天不够努力啊。”

“你说啥呢?”

“没事,下次有需要尽管开口,我帮你!”

“有需要???”

“对,别不好意思开口!咱俩谁跟谁啊!”

“唔……确实有需要。”

“刚才需要你起来,我刚喝酸奶呢,大壮扑过来撒了我一身,我怕蹭脏了你衣服,”周老师指指脚边歪着的酸奶盒子,半盒酸奶正缓缓地顺着孟老板的西裤往下流,“不过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

周老师伸手勾住孟老板领带,凑在耳边。

“所以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起来我去洗澡,要么你把我弄得更脏……咱们一起去洗澡。”

“……大壮,找你秦哥哥玩去!出去把门带上!”

你这是在为难我大壮!

后来两个人在孟老板为周老师精心策划的生日聚会上迟到了两个小时。

咕咕咕。

②⑤

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先生您是一二。

【良堂part,注意避雷,周老师生日给他一点福利】

脱衣舞(x)事件当晚。

孟鹤堂伏在周老师身上抖成了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像落水的猫咪发出呼噜声,把自己送到主人手上。

“九良……九良……你就欺负我能耐!”孟鹤堂把头埋在了周老师颈窝,刻意压低了声音害怕吵醒了孩子,那可就没脸见人了。

看着他家先生染了胭脂似的红氤氲在眼角就心软得一塌糊涂。

但是嘴下不留情,像品尝美味一样啧啧有声。

“我余生就只欺负您,您可愿意?”

他的先生腰窝是浸透了蜜的泉眼,他就像一只小虫子被困在琥珀中一般困在这蜜里。

但他乐在其中。

上次更新是堂主生日贺文,我说下次更新得是周老师生日了

言而有信,不愧是我(x)

对了我反悔了小舟怎么能是男孩子呢!堂主的孩子必须是女儿!!穿小裙子扎揪揪!!!【突然陷入疯狂

九良:我跟张云雷人家也得要我啊
堂主:你以为他不要呢
九良:……我觉得,郭老师相声艺术好
堂主:那于老师也不干啊
九良:多新鲜呐

聊天发现淄博返场是我听错了,九良其实是说二爷不要他
堂主特别认真的回答“你以为他不要呢?”
认真到我怀疑二爷私下是不是真的借过九良堂主不让。

采访九良说堂主的粉丝在粉堂主的同时照顾其搭档的感受
之前某场腿子活堂主说我猥亵猥亵你,九良说看咱俩的长相谁猥亵谁啊

夫妻间最好的相处方式莫过于互相崇拜(x)

他们俩真的是觉得对方全世界最好,好到其他人都惦记着
这大概就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吧🌝

是否接受同人作者笔下,使用相声演员的名字的角色xidu,piaochang等违法乱纪行为

同人圈不能一概而论。如果这个情节是出于剧情需要,而非个人抱有其他目的,比如,泄私愤博眼球求热度,可以视情况理解?

说点有关也无关的吧。
我看同人很多年,粉过很多cp,跨度之大我自己都惊讶。
在最早的时候RPS是禁真人死亡的。欧美圈没那么严格,相应的撕逼挂人也很严重。

我不是文手,我不知道某些文手们是以什么心态写下ljqj流产之类的情节的。
我猜是因为这样写有热度?有人评论?容易出名?
有猎奇心理的人不要太多。

但是别忘了,你们笔下的角色,是有正主的。

我看是因为我喜欢他们,我想的看他们在不同时空相遇相爱,哪怕结局不圆满。
有一天我脱粉了,我仍然希望他们一切安好。

我从不觉得看到他们受尽折磨我会开心,哪怕是剧情需要。
现在又有多少作者是因为剧情和人物感情发展去写这些情节的?

都说同人作者用爱发电,一个文手彻夜查资料字字斟酌写下的文还不如随随便便开个车,写点乱七八糟的情节热度高。
虽然我也说热度不重要又不能换张门票。
确实让人心寒。

你想写什么是你的自由,如果只是满足自己请不要占用公共资源,别让我们看见。

月圆:

先阐述我的观点:


1,既然是同人文,那么必然延伸了真人的性格特点,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是否可以顶着真人名字xidu?


2,既然是同人文,必然会吸引真人粉丝,那么是否要尊重真人粉丝的意见,不要将她们的偶像和不好的事情联系上?


3,如果能够脱离人物性格和原本剧情写出合乎逻辑的文章,那么何必要用同人文呢?


4,以剧情发展必须要如此来解释为什么要让顶着真人名字的人xidu,那么单独写一篇文不就成了?